聂伦今天跑路了吗

=聂伦/五级伤残
可以叫我五级或聂哥✨
现在主混脑叶
主食💙💚💜
开学长弧,随缘诈尸
有时会爆炸负能
想扩小可爱们!✨✨
可以的话跟我一起互绘玩啊!
推特:やゆく
qq:428898513✨
欢迎戳我!
凹凸和d5婉拒

*现代pa
*佩帕
*巨ooc
*ok的话往下









从废弃的工厂里传来了一阵丁里咣啷还夹杂着叫喊和求饶的声音。过了一会,声音渐渐平息下去,重归寂静。
那个刚打完架的金发少年气喘吁吁的站在那里,眼睛瞪着刚刚打趴下的那群人,从他们吼着:“叫你们惹我佩利大爷!这就是下场!!”说完从他们吐了口唾沫,里面还夹杂着些许血迹。猛地听到身后有人跑来的脚步声——糟了——转头确看见那人被一块石头砸中头部,手里偷袭用的酒瓶脱手,摔到地上碎的满地都是。
“哎呀佩利,”以为白发少年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,脸上笑盈盈的。“你还是不知道背后防御的重要性啊。”佩利走过去问:“帕洛斯?你怎么找到这儿的?”帕洛斯挑了挑眉,佩利跟别人约架的事在学校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,再稍加打听就能弄清楚时间地点,真不知道这人是真不懂还是单纯的对这些事不上心。
帕洛斯也没回答佩利的问题,伸手揉了揉佩利一头金毛:“好了,快回去吧。你看你弄的浑身是伤。”佩利不耐烦的甩开帕洛斯的手:“都说了不要用摸狗的方式模我的头!”帕洛斯无奈的摊摊手:“那就只好用逗狗的方式逗你喽。”“……帕洛斯!!”帕洛斯眼看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,伸手就掐住佩利的嘴:“好啦好啦别闹了(乖狗狗),先回去擦药你再闹腾。”佩利被捂住嘴很是不服气,等帕洛斯手放下来后要求道:“你亲我一口我才走。”帕洛斯回过头,看着佩利的眼神像是在说“你是在逗我么”,可他又看到佩利死倔死倔的表情,叹了口气:“麻烦。”凑上去亲了一口,这才得以顺利返回家去。
等帕洛斯给佩利上完药后,佩利又提起以前反复做的梦了。他总是跟帕洛斯说那个梦,梦里有他,帕洛斯,卡米尔和雷狮。不仅如此,连那个低年级的金和嘉德罗斯也出现了,说是有个什么大赛,好像叫……凹凸大赛。这什么鬼名字啊。帕洛斯心想。不过故事到这儿还没完,听说后来……
帕洛斯死了。
是的,在那个世界里,帕洛斯死了。佩利也被杀了,所有没到第一的人,都死了。
每到这时,佩利的语调就慢慢低下去,帕洛斯只得安慰他:“别难过了,我不是好好的在这儿么。”但往往后面会加上蠢狗两字让悲伤的气氛瞬间蒸发在空气中。
但这回,佩利直接扑上来,什么也没说,用他的嘴堵住了帕洛斯要抗议的声音,一阵腻歪之后,佩利抱着帕洛斯随意的躺在地板上,把头埋在人颈窝,问他:“帕洛斯……这梦代表什么?”“代表你打架打多了蠢狗。”帕洛斯顺着人的头发说,果不其然腰间被人轻掐了一把。
“如果这是真的怎么办呢。”佩利的头蹭了蹭帕洛斯,顺势抱住了他的腰,活像一只跟主人撒娇的金毛。“怎么可能。”帕洛斯抬头看了下表,“不早啦佩利,该睡觉了。”佩利把刚要起身的帕洛斯一把拽进怀里,问他:“你会突然消失么?”帕洛斯坏笑了一声:“如果你没有好好看着我我可能就会突然消失哦。”“哼……”佩利一脸委屈的又问道:“那我看管好你你还会消失么?”
帕洛斯揉了揉佩利的头发:“不会。”
“绝对不会。”

评论(1)
热度(25)